手机端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趣闻 > 正文

宠妃​妺喜​:红颜祸水之说荒谬至极 又被一黑锅

最早发现记载妺喜的文字出自《《国语·卷七·晋语一》,里面写的是晋献公时的大夫,在朝中主管占卜的史苏劝诫晋献公一段话的其中一句。:“昔夏桀伐有施,有施人以妺喜女焉,妺喜有宠,于是乎与伊尹比而亡夏。”

而这段话于史苏来讲,都可以断定其来源于老人讲故事。用这些文字作为史料来定义妺喜,未免荒唐。

宠妃​妺喜​:红颜祸水之说荒谬至极 又被一黑锅

网络配图

另外,《列女传·卷七·孽嬖传》里面的记载就更不可信了。《列女传》的宗旨在于用其所选人物的事名来说明妇女在母仪、贤明、仁智、贞顺、节义等的方政,宣扬的妇女行为标准。

当时的情况是外戚势力强大,宫廷动荡。作者刘向认为“王教由内及外,自近者始”,即王教应当从皇帝周边的人开始教育,因此写成此书,以劝谏皇帝、嫔妃及外戚。

所以说刘向作《列女传》,其目的就在于以此作为妇女的教育用书,同时也以“古列女善恶所以兴亡者以戒天子”。

宠妃​妺喜​:红颜祸水之说荒谬至极 又被一黑锅

网络配图

当时的历史背景是汉成帝之皇后赵飞燕招来一批壮硕美男秽乱无度,光禄大夫刘向看到赵皇后如此秽乱,实在忍无可忍,但又不便明白指出,只好费了许多功夫,引经据典,瞎编昔时贤后恶妇,来说兴国保家之事。

刘向特作《列女传》呈献汉成帝作为讽劝,力斥孽嬖为乱亡之征兆,以盼望朝廷有所警悟。作为亡国之君的夏桀当然成了反面教材,妺喜躺着中枪。

而西晋学者皇甫谧《帝王世纪》的记载就更不可信了,作者本身治学态度很不严谨,喜欢标新立异,缺乏依据,经不起推敲,一些重要的事件,都有很强烈的主观臆断。

所以关于妺喜的放荡、惑君、裂帛、裸游,纵情声色、恣意享受、酒池肉林、裸身嬉戏种种说法,显然是后人的演义,并不是史实。

宠妃​妺喜​:红颜祸水之说荒谬至极 又被一黑锅

网络配图

可能比较大的是作为有施部落的大美女妺喜,声名在外,而贪得无厌且好色的夏桀决定灭掉有施部落,把美女妺喜据为己有。

妺喜的身份根本就不是公主,如果是公主的话,明媒正娶就是了,小部落也不敢说不,用不着发动战争去抢,而且把人家的爹给杀了,就不怕人家在他玩得兴头上的时候要他的命,妺喜应是有施部落的王后或王妃,夏桀才如此兴师动众的抢人家的老婆。

妺喜的美丽有诗为证:“有施妺喜,眉目清兮。妆霓彩衣,袅娜飞兮。晶莹雨露,人之怜兮。”

千年悠悠说妺喜!悲哉妺喜!怜哉妺喜!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分享至:

历史趣闻相关